魔幻现实主义摧毁淘汰赛脆弱神经

当地时间6月28日,哥伦比亚队小将罗德里格斯梅开二度,助球队击败乌拉圭队,挺进8强。特派记者 刘占坤摄

当地时间6月28日,巴西队主教练斯科拉里(左)在球队晋级后拥抱球员内马尔。新华社记者李明摄

里约热内卢市中心多家酒店接到哥伦比亚旅行社的大批订单,一辆辆载满哥伦比亚球迷的大客车在通向马拉卡纳球场的路上疾驶。一身黄衣的球迷有足够的信心,在几个小时后迎接一场企盼已久的狂欢。

当地时间今天傍晚,马拉卡纳体育场在里约热内卢的夜色中亮如白昼,詹姆斯·罗德里格斯的两粒入球拉开了哥伦比亚球迷狂欢的序幕,他们在现场狂跳不止,能容纳6万人的看台被震得有些发颤。

这场1/8决赛以哥伦比亚队2∶0战胜乌拉圭队晋级8强而告终,上万名戴着苏亚雷斯面具的乌拉圭球迷只能接受痛苦的结局。

“我们一直强调要限制哥伦比亚队的进攻,尤其不能让他们轻易进入禁区,但我们没有做到这一点,我们今天好像丢了很多东西。”乌拉圭队主教练塔瓦雷斯在赛后面色阴郁,他还没能从苏亚雷斯事件中解脱出来,“我要恭喜哥伦比亚队,他们的表现极为出色,尤其是罗德里格斯,毫不夸张地说,他和马拉多纳、梅西、苏亚雷斯一样,是具有极高足球天赋的巨星选手。失去苏亚雷斯对我们打击很大,我不想再多说什么,因为总有人把他当作靶子”。

乌拉圭人对苏亚雷斯的维护固然值得尊敬,但他们对苏亚雷斯行为的辩解,却再一次清楚地显示了这个国家“胜者为王”的足球哲学——和最终的胜利相比,乌拉圭人在球场上对于“道德”并不介意,所以,能给他们带来胜利的苏亚雷斯,永远是这个国家的英雄,无论他在球场上的行为是否超越了道德规则的底线。

“在乌拉圭踢球,唯一的目的就是取胜,虽然这并不意味着球员可以反规则而行之,但球员上场之后会采用一套新的道德观念,他们看不起所谓的艺术足球。乌拉圭足球界有句名言,‘如果想欣赏艺术,去看芭蕾,足球和艺术之间没有等号’,这就是乌拉圭人真实的足球态度。”乌拉圭《国家报》主编马丁·阿吉雷尔试图向外界剖析乌拉圭人为何不肯替苏亚雷斯道歉,“在南美大陆的版图上,只有不到200年历史、小得不起眼儿的乌拉圭,被巴西和阿根廷两个大国封闭在大西洋边上,从来没有什么能和那两个国家比起来有值得炫耀的东西,除了足球。所以,大人哄小孩子睡觉时讲的故事,都是1950年乌拉圭队如何在马拉卡纳击败巴西队夺得世界杯冠军”。

最近10年,仅有300多万人口的乌拉圭重新崛起,成为国际足坛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南非世界杯4强和接下来的美洲杯冠军,让乌拉圭人不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

“还有一个原因可以解释乌拉圭人为什么喜欢性格极端的苏亚雷斯,并把他当作精神寄托,那就是乌拉圭人倾向于相信‘阴谋论’。”阿吉雷尔在自己报纸的评论中提到了乌拉圭足球的“民族特性”,“乌拉圭足球一直被灌输一种思想,那就是我们一直怀疑自己遭受了不公正待遇,我们不能提供富有的经济市场,但我们总能淘汰那些‘大国’,影响国际足联的商业开发。所以,这次乌拉圭人认为,一旦苏亚雷斯能够帮助球队战胜哥伦比亚队,他们下一轮的对手就是巴西队,因此,要保护东道主的国际足联,一定要把苏亚雷斯罚出场外”。

阿吉雷尔描述的乌拉圭人“受迫害妄想症”不难理解,塔瓦雷斯在赛前发布会上的表现就说明了这一点。球队赛前新闻发布会通常由记者提问开始,但这一次,塔瓦雷斯告诉坐在身边的国际足联官员,这一场发布会,他不打算回答记者的任何问题,“我今天要发表一个声明,我说完就去训练。”塔瓦雷斯面无表情地说,“我知道大家想问什么,我认为国际足联对苏亚雷斯的处罚更像是一次迫害。”塔瓦雷斯的意思是,一些“说英语的人”“绑架了”国际足联,“迫使”国际足联对苏亚雷斯重罚,在场的近百名乌拉圭记者为塔瓦雷斯的发言送上掌声,在他们看来,塔瓦雷斯将成为另一位带领乌拉圭队反抗国际足联迫害的民族英雄。

但乌拉圭人这一套“受迫害妄想症”逻辑中的硬伤,恰恰被他们自己所忽视。和乌拉圭队相比,巴西人更害怕的或许是哥伦比亚队,这才是令乌拉圭人感到尴尬的结论。

已经阔别世界杯16年的哥伦比亚队,赛前并不被看好,但在专家眼中,即便当家射手“猛虎”法尔考最终因伤无缘赛场,但出现在巴西世界杯上的这支队伍,仍然是历史上最好的一支哥伦比亚队。

在长达两年的总共16场的南美区世界杯预选赛中,哥伦比亚队以9胜3平4负排在阿根廷队之后名列第二,这其中就包括以4∶0完胜乌拉圭队的主场大捷——由此看来,乌拉圭人若以“巴西害怕在淘汰赛阶段碰上乌拉圭”为由,指责国际足联“迫害”主队,确属无中生有。

和乌拉圭“成王败寇”的足球理念相比,哥伦比亚足球正在完成对自身之前坚持了数十年的战术理念的修正和升级。哥伦比亚人的足球理念一度比乌拉圭更为狭隘:1994年的埃斯科巴惨案,就是哥伦比亚遭受“极端足球”思想统治的典型案例。

当年在预选赛以5∶0狂胜阿根廷队,迫使后者不得不去参加附加赛来争取世界杯门票的哥伦比亚队,被外界寄希望于能够划分世界足坛的新秩序,但细腻到有些偏执的哥伦比亚队,在那届世界杯小组赛即遭淘汰(假球说至今未得到证据支撑),其中第2场造成乌龙球的后卫埃斯科巴,回国第4天便在当地一家夜总会停车场被人枪杀,凶手在开枪时还提到埃斯科巴的乌龙球。哥伦比亚总统加维利亚在出席葬礼时表示,埃斯科巴成了足球的牺牲品。但原本被判43年监禁的行凶者,在2005年因“表现良好”而提前出狱,埃斯科巴的家人再次质疑凶手受赌博集团操控。

过去20年,哥伦比亚的足球环境糟糕透顶,足球在这个国家与党争、赌博和毒品密不可分,但随着社会大环境的逐渐净化(2010年,桑托斯当选总统后致力于社会改革,2012年与国内最大武装“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和谈也初见成效),哥伦比亚足球这朵南美足坛的“罂粟花”,正在寻找一条脱胎换骨的道路。

“我们今天没有给乌拉圭人任何机会,上半场几乎完全压制了他们的进攻,球员坚决执行了战术安排,这就是我们取胜的原因。”哥伦比亚主教练佩克尔曼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说,“乌拉圭队是很强大的对手,但他们遇到了麻烦,我们现在要好好准备下一场对巴西队的比赛。虽然,球队进入8强已经创造了我们在世界杯赛的历史最好成绩,但我有信心让球队继续前进”。

压力一直在巴西队这边。他们在今天进行的本届世界杯赛首场淘汰赛中,点球险胜智利队涉险过关。表现唯唯诺诺的东道主,在智利队面前一度束手无策,智利队赢了内容却输了结果,加时赛的横梁和第5个撞柱而出的点球,让他们的离去毫无愧色。

与哥伦比亚足球所不同的是,智利一直是足球场上魔幻现实主义的卫道者,大开大合的架势以及一贯坚持的攻击思路,是智利足球永不褪色的烙印。哪怕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之前,除凭借“双萨”组合打进过一次法国世界杯16强外,其余5次世界杯之旅,均在小组赛即遭淘汰,但智利仍然对“疯狂足球”情有独钟,并坚守到底。在南非世界杯上,智利人的坚持收获了回报,牢牢占据世界足坛主流地位的保守思想,被他们流畅的节奏撕出了破绽,只不过在小组出线强。

智利队并不害怕在淘汰赛第一轮挑战东道主,主教练圣保利和其弟子甚至将这场比赛视作复仇之战,巴西队在智利队面前一度狼狈不堪,若非时运不济,智利队完全有资格赢得世界杯8强的一席之地。

至此,南美4强的对杀让本届世界杯淘汰赛的品质瞬间提升,可惜,摆在哥伦比亚队和巴西队面前的只有一个4强席位——面对挥舞起现实魔幻主义大旗风卷残云般冲进8强的哥伦比亚队,斯科拉里和弟子需要好好掂量一下自己的能力了。

里约热内卢市中心多家酒店接到哥伦比亚旅行社的大批订单,一辆辆载满哥伦比亚球迷的大客车在通向马拉卡纳球场的路上疾驶。一身黄衣的球迷有足够的信心,在几个小时后迎接一场企盼已久的狂欢。

当地时间今天傍晚,马拉卡纳体育场在里约热内卢的夜色中亮如白昼,詹姆斯·罗德里格斯的两粒入球拉开了哥伦比亚球迷狂欢的序幕,他们在现场狂跳不止,能容纳6万人的看台被震得有些发颤。

这场1/8决赛以哥伦比亚队2∶0战胜乌拉圭队晋级8强而告终,上万名戴着苏亚雷斯面具的乌拉圭球迷只能接受痛苦的结局。

“我们一直强调要限制哥伦比亚队的进攻,尤其不能让他们轻易进入禁区,但我们没有做到这一点,我们今天好像丢了很多东西。”乌拉圭队主教练塔瓦雷斯在赛后面色阴郁,他还没能从苏亚雷斯事件中解脱出来,“我要恭喜哥伦比亚队,他们的表现极为出色,尤其是罗德里格斯,毫不夸张地说,他和马拉多纳、梅西、苏亚雷斯一样,是具有极高足球天赋的巨星选手。失去苏亚雷斯对我们打击很大,我不想再多说什么,因为总有人把他当作靶子”。

乌拉圭人对苏亚雷斯的维护固然值得尊敬,但他们对苏亚雷斯行为的辩解,却再一次清楚地显示了这个国家“胜者为王”的足球哲学——和最终的胜利相比,乌拉圭人在球场上对于“道德”并不介意,所以,能给他们带来胜利的苏亚雷斯,永远是这个国家的英雄,无论他在球场上的行为是否超越了道德规则的底线。

“在乌拉圭踢球,唯一的目的就是取胜,虽然这并不意味着球员可以反规则而行之,但球员上场之后会采用一套新的道德观念,他们看不起所谓的艺术足球。乌拉圭足球界有句名言,‘如果想欣赏艺术,去看芭蕾,足球和艺术之间没有等号’,这就是乌拉圭人真实的足球态度。”乌拉圭《国家报》主编马丁·阿吉雷尔试图向外界剖析乌拉圭人为何不肯替苏亚雷斯道歉,“在南美大陆的版图上,只有不到200年历史、小得不起眼儿的乌拉圭,被巴西和阿根廷两个大国封闭在大西洋边上,从来没有什么能和那两个国家比起来有值得炫耀的东西,除了足球。所以,大人哄小孩子睡觉时讲的故事,都是1950年乌拉圭队如何在马拉卡纳击败巴西队夺得世界杯冠军”。

最近10年,仅有300多万人口的乌拉圭重新崛起,成为国际足坛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南非世界杯4强和接下来的美洲杯冠军,让乌拉圭人不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

“还有一个原因可以解释乌拉圭人为什么喜欢性格极端的苏亚雷斯,并把他当作精神寄托,那就是乌拉圭人倾向于相信‘阴谋论’。”阿吉雷尔在自己报纸的评论中提到了乌拉圭足球的“民族特性”,“乌拉圭足球一直被灌输一种思想,那就是我们一直怀疑自己遭受了不公正待遇,我们不能提供富有的经济市场,但我们总能淘汰那些‘大国’,影响国际足联的商业开发。所以,这次乌拉圭人认为,一旦苏亚雷斯能够帮助球队战胜哥伦比亚队,他们下一轮的对手就是巴西队,因此,要保护东道主的国际足联,一定要把苏亚雷斯罚出场外”。

阿吉雷尔描述的乌拉圭人“受迫害妄想症”不难理解,塔瓦雷斯在赛前发布会上的表现就说明了这一点。球队赛前新闻发布会通常由记者提问开始,但这一次,塔瓦雷斯告诉坐在身边的国际足联官员,这一场发布会,他不打算回答记者的任何问题,“我今天要发表一个声明,我说完就去训练。”塔瓦雷斯面无表情地说,“我知道大家想问什么,我认为国际足联对苏亚雷斯的处罚更像是一次迫害。”塔瓦雷斯的意思是,一些“说英语的人”“绑架了”国际足联,“迫使”国际足联对苏亚雷斯重罚,在场的近百名乌拉圭记者为塔瓦雷斯的发言送上掌声,在他们看来,塔瓦雷斯将成为另一位带领乌拉圭队反抗国际足联迫害的民族英雄。

但乌拉圭人这一套“受迫害妄想症”逻辑中的硬伤,恰恰被他们自己所忽视。和乌拉圭队相比,巴西人更害怕的或许是哥伦比亚队,这才是令乌拉圭人感到尴尬的结论。

已经阔别世界杯16年的哥伦比亚队,赛前并不被看好,但在专家眼中,即便当家射手“猛虎”法尔考最终因伤无缘赛场,但出现在巴西世界杯上的这支队伍,仍然是历史上最好的一支哥伦比亚队。

在长达两年的总共16场的南美区世界杯预选赛中,哥伦比亚队以9胜3平4负排在阿根廷队之后名列第二,这其中就包括以4∶0完胜乌拉圭队的主场大捷——由此看来,乌拉圭人若以“巴西害怕在淘汰赛阶段碰上乌拉圭”为由,指责国际足联“迫害”主队,确属无中生有。

和乌拉圭“成王败寇”的足球理念相比,哥伦比亚足球正在完成对自身之前坚持了数十年的战术理念的修正和升级。哥伦比亚人的足球理念一度比乌拉圭更为狭隘:1994年的埃斯科巴惨案,就是哥伦比亚遭受“极端足球”思想统治的典型案例。

当年在预选赛以5∶0狂胜阿根廷队,迫使后者不得不去参加附加赛来争取世界杯门票的哥伦比亚队,被外界寄希望于能够划分世界足坛的新秩序,但细腻到有些偏执的哥伦比亚队,在那届世界杯小组赛即遭淘汰(假球说至今未得到证据支撑),其中第2场造成乌龙球的后卫埃斯科巴,回国第4天便在当地一家夜总会停车场被人枪杀,凶手在开枪时还提到埃斯科巴的乌龙球。哥伦比亚总统加维利亚在出席葬礼时表示,埃斯科巴成了足球的牺牲品。但原本被判43年监禁的行凶者,在2005年因“表现良好”而提前出狱,埃斯科巴的家人再次质疑凶手受赌博集团操控。

过去20年,哥伦比亚的足球环境糟糕透顶,足球在这个国家与党争、赌博和毒品密不可分,但随着社会大环境的逐渐净化(2010年,桑托斯当选总统后致力于社会改革,2012年与国内最大武装“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和谈也初见成效),哥伦比亚足球这朵南美足坛的“罂粟花”,正在寻找一条脱胎换骨的道路。

“我们今天没有给乌拉圭人任何机会,上半场几乎完全压制了他们的进攻,球员坚决执行了战术安排,这就是我们取胜的原因。”哥伦比亚主教练佩克尔曼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说,“乌拉圭队是很强大的对手,但他们遇到了麻烦,我们现在要好好准备下一场对巴西队的比赛。虽然,球队进入8强已经创造了我们在世界杯赛的历史最好成绩,但我有信心让球队继续前进”。

压力一直在巴西队这边。他们在今天进行的本届世界杯赛首场淘汰赛中,点球险胜智利队涉险过关。表现唯唯诺诺的东道主,在智利队面前一度束手无策,智利队赢了内容却输了结果,加时赛的横梁和第5个撞柱而出的点球,让他们的离去毫无愧色。

与哥伦比亚足球所不同的是,智利一直是足球场上魔幻现实主义的卫道者,大开大合的架势以及一贯坚持的攻击思路,是智利足球永不褪色的烙印。哪怕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之前,除凭借“双萨”组合打进过一次法国世界杯16强外,其余5次世界杯之旅,均在小组赛即遭淘汰,但智利仍然对“疯狂足球”情有独钟,并坚守到底。在南非世界杯上,智利人的坚持收获了回报,牢牢占据世界足坛主流地位的保守思想,被他们流畅的节奏撕出了破绽,只不过在小组出线强。

智利队并不害怕在淘汰赛第一轮挑战东道主,主教练圣保利和其弟子甚至将这场比赛视作复仇之战,巴西队在智利队面前一度狼狈不堪,若非时运不济,智利队完全有资格赢得世界杯8强的一席之地。

至此,南美4强的对杀让本届世界杯淘汰赛的品质瞬间提升,可惜,摆在哥伦比亚队和巴西队面前的只有一个4强席位——面对挥舞起现实魔幻主义大旗风卷残云般冲进8强的哥伦比亚队,斯科拉里和弟子需要好好掂量一下自己的能力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